您的位置:中国旅游新闻网 >> 旅游创业
“7天”连锁酒店CEO郑南雁:寻找契合的节奏
2009-06-25 08:54:21   来源:上海证券报  记者:王颖  进行评论

  

  “可以么?”他说,解开领带,取下来,顺长卷好,装进暗色的西装右袋,白衬衫领口松了一个纽扣,长舒一口冗长会议积聚出的闷气,人也瞬间变得松快下来。大概是因了他背后正好衬着金色的背景,而两边却是昏暗的颜色。总之,他像是一个戏中人:戏剧化的风度翩翩,戏剧化的手势与笑容,戏剧化的真诚与戏谑。但我慢慢清楚他不是做戏,他是在意。

  他在意自己的形象,在意自己的举止,应该有很长很长的时间,甚至与生俱来,已经深入内里。他要做独特的自己,却不会让旁人觉得过分,旁人看到他的从容与明朗的笑容,觉得安心舒服,感觉受到鼓舞与肯定。

  他的成熟令他在保全自己的性格与照顾他人情绪之间自如进退。但他的成熟并没有掩饰自己的骄傲——骄傲有两种表现,不承认弱点与坦诚弱点,前者是有骄气,无傲骨,因为并不完全接受自己;而他是后者,骄气不现而傲骨在,这样反而显得真性情。

  说自己无为而治,也是他的骄傲。这种最高的管理境界显示出他对自己影响力与管理流程的自信。他好像在将这个事业做成自己的理想国,一个人人自治、结构精密的企业社会,这个难度,绝对高于融资与扩张。

  他很热爱这个事业,但如果他经营的是完全不同的事业,那么也同样,他仍然会热爱,仍然会用自己的方式做成自己喜欢的结构,实践自己的构想。公司、企业这些名称在他那里被解构,变成具有共性的东西。当然,层层深入,最后的落点都是人,所以,很简单,无论国家还是企业,最终就是处理人的关系。

  契机 契点

  《上证人物》:“听说你喜欢骑马?”

  郑南雁:“是啊,不过最近腰不好,好久不骑了。但是不能骑了,在旁边看,却反而发现了马术的真谛。就是,你要顺着马的节奏,身体随着它的起伏而起伏。因为你骑在马上的时候,你和马就是一体的,所以,你只有感受到马的感觉和态度,才能调整好你自己的姿势,这样才能让你和马都一样舒服。”

  《上证人物》:“其实你是想说:和谐……”

  郑南雁:“哈哈,好吧,可以用这个词概括。”

  郑南雁在寻找的,正是各种关系中的契合点、平衡点、和谐点。如果他觉得怎样也找不到这个和谐点,那么,一定是哪个地方出了问题,如果这个问题是不可解决的,就索性放弃。

  2004年10月,郑南雁离开彼时如日中天的携程,预备自己的新事业。

  2000年,携程开始拓展华南市场,并计划成立广州分公司。郑南雁通过朋友认识了来组建广州分公司的季琦,并答应利用自己在开发酒店软件期间的人脉关系,为季琦介绍人才。郑南雁推荐了好几个自己的同学朋友,季琦都没看中,最后把目光落在了郑南雁的身上:“干脆你过来吧。”

  季琦请贤诚意满满,甚至将一盆蝴蝶兰从广州抱到深圳去,送给正在出差的郑南雁,郑南雁着实被感动了,于是去了携程,做了与他之前的工作貌似有联系,实际无瓜葛的携程华南区总经理。

  但郑南雁始终没有在携程找到契合点。2000年年底时,郑南雁曾起意离职,当时的携程仍处探索期,一家技术型公司来挖他。时任携程CEO的梁建章与郑南雁关系不错,梁建章知道郑南雁离意,便挽留他。结果是郑南雁的辞职邮件都发出了,梁建章的几句话将他留住。

  这次挽留对于郑南雁以后的职业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进入携程之前,郑南雁在1993年从广东省经贸委辞职下海后,跟两个朋友合伙创办了劳业电脑软件公司(这家公司至今尚在,其开发的酒店软件如今位列全国前三名),在一个酒店的IT管理系统项目程序成功售出之后,他们又开发出了千里马酒店管理系统,这家公司后来改名“广州万迅电脑软件公司”,到郑南雁离开时已拥有两百人的规模了。如果不是梁建章挽留,郑南雁差点又回到老本行去了。

  问及为什么不继续酒店软件事业,郑南雁摊摊手,说:“技术不行,没法发展了。”虽然半真半假,不过事实上,郑南雁当时确已觉得发展到了一个平稳期,对于这个搞技术的人来说,是没有太大吸引力了。而在携程的职业过程,慢慢让郑南雁看到自己的优势,也知道了自己到底想要做什么。郑南雁第二次决定要离开的时候,梁建章没有再执意挽留。

  这个时候,郑南雁已经见过了前乐百氏掌门人、如今“7天”的董事长的何伯权。在一天一共5个小时的“闲聊”后,郑南雁和何伯权找到了他们之间的契合点。上午的两个小时里,何伯权说他经营乐百氏的前后,而郑南雁则聊他在携程的所感所想,以及对经济型连锁酒店的看法。下午的三个小时,却已经在谈一些具体的合作内容,方案也基本确定。这场高效的会面之后,“当我走出何先生办公室的时候,他就答应给我投资800万美元。”最终,何伯权成为“7天”的大股东并出任董事长,而郑南雁个人则出资近800万元人民币,同时出任7天连锁酒店的CEO。

  于是,现在的郑南雁,正在“7天”连锁酒店CEO的角色上,实践他的构想。

  激发“利”欲

  郑南雁:“人最本能的要求是什么?是要赢。所以,只要给TA赢的机会,就能唤起TA对自己做事负责的态度,和对自己的高要求。”

  《上证人物》:“我觉得人的本能是趋利性,就是趋利避害。”

  郑南雁:“正是一个意思,你说得好像更专业的样子。在一个企业中,如果设置了通过个人努力,就能得到相应的‘利’的制度,就可以让员工工作得很开心,并且对公司有很高的忠诚度。”

  《上证人物》:“都是这么说,但事实上……”

  郑南雁:“事实上,我们是可以通过制度设置做到的。”

  郑南雁的观点是,传统的连锁管理体系迟早会跟不上市场变化,因为在管理结构中,中层的成本太高。其实传统管理有一个前提性假设,就是更高层面的领导看问题的角度更正确,这个假设本身其实是不成立的。但基于这个假设,工作一层层被安排下去,公司很容易会因为领导的一个错误就完了。

  而在“7天”一手打造的公司管理结构,是他认为更合理的制度:公司靠四条业务线(收益、服务质量、会员发展的效率和人力资源)来约束和管理每一个连锁酒店的店长(郑南雁称之为“民议店长”)。店长有相对比较大的权限,成本控制都由店长自行支配,公司不会作太多干涉。但是,权与责是相对而生的,店长需对结果负责。做错事的时候不能推卸责任,“也没理由说不知道有这个规定之类的理由”。这种制度,会使得每一个店长有主人翁的心态,如果你不行就坐不了这个位置。

  当然,店长权利也需要一定的制约,除了要“秋后算账”审计。所有区域的店长自主选择一个“执政官”,像区域总监一样,但不是由公司任命。六个月选一次,如果干得不好,大家自会用脚投票。

  “当然,推行这一套得有相应的监控体系,因为公司不容许有太长的纠错时间。但决策者给予一个大的方向,给一线管理人员和业务人员营造一个足够大的发挥空间是一定的,大多数人都有先天的动力去做好事情,只是有时环境或者制度没有激发出这种动力,”郑南雁似乎显得有些理想化,但他自己不承认,反问我说:“你觉得人真的是靠管的么?只有TA真的想去做一件事,才可以做好,不是么?”

  郑南雁还在逐步实施他的构想:在公司,会计等一些部门的行政人员也可以选择在不同的时间上班,甚至可以选择在家上班。“你可以说我是为了缩减成本,但缩减成本不是件不光彩的事情呀。”

  在对待加盟商的问题上,郑南雁仍然采取“无为”方式。但这种无为是狡黠的:要做“7天”的加盟商,必须先上一个培训班,不贵,两星期课,5000大圆人民币。“不交钱的不珍惜,”郑南雁嘿嘿笑了两声,但是,“收费也不能贵,又不是要靠这个赚钱。培训是为了让加盟商了解“7天”的观念与企业文化,让他们也认同自己是这个集体的一员。”

  “要让加盟商认同你的价值观,认同你的企业文化,而同时又在其中得到TA想得到的利益,那么加盟商有什么理由做损害自己利益的事情呢?”郑南雁说,在过去的两年中,“7天”也就发展了7、8家加盟商,但今年,他打算发展70-80家加盟商,这个数字不小,而加盟商的管理,从来都是在连锁业中最难解决的问题,有很多因为加盟商的质素参差不齐而导致品牌的严重毁损,最后甚至失败收场。但郑南雁仍然用这种“激发人性”的管理思想来管理加盟商,虽然听上去是件很好的事情,但一旦加盟商多起来,会不会是他想要的结果,还不得而知。

  无论如何,郑南雁觉得,对于“7天”来说,硬件上——至少是外观上——没有那么吸引人,但它的核心的竞争力应该会在公司管理方面——这种管理方式,除了节约了高昂的管理成本,还很人性化,也会让员工工作得更加快乐。

  我的蓝海战略

  《上证人物》:“都说“7天”的房间隔音很差啊。”

  郑南雁:“这个这个,我们已经在新建的酒店做了改善……”

  《上证人物》:“是么?外墙的设计也还不够醒目啊,跟其他酒店很难有明显的区分,尤其是你的竞争对手。虽然你是‘成本杀手’,有些成本还是不能节约的嘛。”

  郑南雁:“其实我的观点是,床舒服,洗澡水舒服就好啦,这是对顾客来说最重要的嘛,其他的,可以过得去就好了。”

  《上证人物》:你们似乎没有用携程的预定渠道哦?

  郑南雁:是啊,他们多贵呀。

  郑南雁被业界誉为“成本杀手”,这给他带来了危机时融资成功的好处,却也频频为入住者诟病。

  2008年中,扩张过于迅猛的“7天”遭遇了资金链紧张,恰好遇到资本市场出现如此状况,原本还在做上市打算的郑南雁赶紧找钱。还好,10月,7天连锁酒店集团宣布完成第三轮融资,英联投资、华平基金联手向“7天”投资6500万美元。

  英联中国总经理林明安透露,决定是否要投资给“7天”的投资者会恰好是在雷曼宣布倒闭的第二天进行的。但是他们给出的理由很快打消了投资方的顾虑:一是经济型酒店在中国酒店的份额将会持续扩大,特别是在经济放缓局面下,对经济型酒店反而非常有利;二是,郑南雁及其管理团队——非常好的团队、非常好的成本优势。

  成本优势,在这种投资方都要小心银包的时候格外具有吸引力,于是郑南雁的“孤寒”算是赢了一局。

  不过,在我看来,“7天”的外观确实有些缺乏特色,黄色与蓝色主题的设计与“如家”区别不大,而他的两个旧同事——季琦与吴海却显得很有特点。季琦的汉庭主打文化牌,有一个书吧和免费茶水咖啡,而吴海的桔子则大打感情牌,有老板的感谢信与免费赠送的水果,而“7天”呢?

  “‘7天’也有送牛奶啊,不过是要顾客自己去前台领,好像没有那么周到,但是,这样才记忆深刻嘛。”郑南雁有点在狡辩的样子,但他觉得,“7天”的低成本令它格外有价格优势,而对于一个想要住连锁酒店的人来说,满足最需要的就是,其他都是花架子。

  而“7天”自己的预定系统,也为他节省了不少开支。在国内的经济型连锁酒店阵营中,“7天”的发展一直有着浓厚的IT色彩,所谓“鼠标+水泥”,即借助IT技术建立集互联网络、呼叫中心、短信、手机WAP及店务管理为一体的系统,还将网站和酒店数据库完全对接,据了解,“7天”总交易量中有接近55%的比例来源于网上和手机WAP预订。

  郑南雁其实也知道自己在外观装潢等等方面的劣势,也在试图做些改变,只是在他看来,把核心竞争力做到最强才是最重要的,这是他所理解的蓝海战略。

  每次郑南雁出差时,都会住在自己的酒店里,不知会不会自己去前台领一盒牛奶。

  Q 你最尊敬的人物是谁?

  A以前好像没有,但现在是华盛顿(即美国第一任总统),他使得一个当时处在绝对弱势的民族赢得独立,奠定了很好的基础,让这个国家在此后的日子里一直强盛了两百多年,非常了不起。他令我相信一个人可以有如此大的影响力。想成为他那样的人?当然……不过,不可能……

  Q 你是否经历过什么叫“背叛”?如果有,什么时候?

  A 我没法定义“背叛”这个词,这个词产生的前提是认为什么是理所当然的,但在我看来,没有人对我有理所应当的义务对我好、为我付出或是其他。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决定,自己的安排,如果TA做的不是你所希望的,那只是想法不同,无可厚非。所以我从来没有被背叛过,也不认为会有叫做“背叛”的行为。

  Q 你最恐惧什么?

  A 好像还没有啊……死亡?或许会,但那是至少20年以后的事情了,老了以后再恐惧也来得及,不过,也许到那时候又不恐惧了——该做的都做了,该看的都看了,活得也差不多了,也就不在乎死亡了,谁知道。反正现在还没到要恐惧什么的时间。

  Q 你在孤独的时候会做什么?

  A 看书,各种各样的书:专业类的、传记类的、小说,包括言情小说。我想知道跟我不同的人都是怎么样生活,现在还写小说的人基本上都是写生活体验,所以我可以通过这些小说知道不同的想法,对待同一件事情不同的做法等等,我对任何书都不排斥。而且,书随手可得,不用什么刻意的条件,比较看电影,是更容易做到的消遣。

  Q 你最不想忘记谁?最不想被谁忘记?

  A 最不想忘记的,当然就是最不会忘记的,既然是最不会忘记的,就一定不会忘记;最不想被遗忘的那个人,也一定不会忘记我,这一定是对等的,相互的,不可能我惦记对方,对方却会轻易忘了我,所以,所以……

  Q 你是个怀旧的人么?

  A 不是吧……你觉得我是么?(一点也不)嗯,大概完全不是怀旧的人。曾经看过的影碟从来都不会再重温,看过的书倒有可能再看看,但也只是翻翻看看,而已。

  Q 你一生中最重要的转折点是何时?

  A 最重要?重要的有很多个,但说到最重要,却是我最不想说的,不想告诉你……好吧,是我父亲辞世……我真的不想说,但真的是这个令我整个人的内心完全发生了变化,好像瞬间长大很多,懂得很多。其他也有很多让我产生了行为或思想上的变化的事件,但相比之下,都没有从内里到外在这么大的震动。

  Q 你接下来最想做什么?

  A 做好“7天”,当然。(个人呢?)想出去各处走走,不是单纯的旅游,不是玩乐,但也不是商务旅行,我就是想看看,看到更多,见识到更多,知道更多。当你的某个想法变得很强烈的时候,那这件事就会成为最重要的事情,就会找到时间去做。所以,总会有时间的。以后的以后,想做一个教师——当然,得有人愿意让我做才行。

  创业家

  对于选择创业的人来说,创业等于放弃了依靠。很可能是孤独的,这种孤独会是甜蜜时的酸涩,坚持时下唇被咬出的血痕,无助绝望时的泪水。他可能会有伙伴,但也可能会遇到背叛;他可能会遇到良机,也可能只是幻象;他可能会成功,也会随即遇到更大的失败;他可能会失败,也可能会就此发现成功的通途。无论如何,他选择了创业,就需要选择忍受和坚持,支撑他的只有自己的信念,和发现与抓住机会的能力。不以成败论英雄,只因为他的努力,给更多人更多的勇气与执着的信念。

     (编辑:春暮)
[我要揪错] [评论] [推荐给朋友] [加入收藏] [打印此页] [关闭窗口]
中国旅游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中国旅游新闻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我们联系。
关于本站 | 亚旅联简介 | 会员注册 | 广告业务 | 网站地图 | 客户服务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4 亚太地区旅游联合会中国事业部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