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广告
Insert title here

“高价导游”可以有,“状元陪游”是圈套

  时值暑假,清华、北大等高校成为北京热门“旅游景点”,有不少家长选择带孩子前往高校参观。因游客众多,清华、北大两所学校也采取了相关限流措施。记者发现,参观火热及进学校困难也催生了相关产业,有机构在淘宝店叫卖“状元陪同参观游览北大清华”,不需要排队就可以进入校园参观,要价近200元每小时。(8月17日 《北京青年报》)

  同一天,另一条类似的新闻也引起了人们的关注:近日,贵州安顺黄果树瀑布出现特级讲解员,一人一次收费1800元。记者从黄果树导游服务有限公司处了解到,特级讲解员的身份为专家教授,能否预约成功需要看对方时间。

  两则新闻看似相同,实际上有着很大的区别:“天价讲解员”是顺应市场的公平交易,相关信息均为真实公开。而清华、北大的“状元陪同游”则存在猫腻,至少信息上就有着一定的欺骗性质,如记者在暗访时,一名自称北大毕业生的陪游者就坦言“状元只是我们的一个说法,其实考进北大清华的我们都叫状元。”人们出于一种名校情结,前往游览时难免被“状元陪游”的噱头所吸引,再加上不少游客带着孩子前往,自然也希望陪游“状元”能够成为孩子的励志榜样,因此不少人心甘情愿地钻进了套子里,花高价请“状元陪游”。

  然而,事实很快就打脸。北京大学随后对媒体声称:“经查证,带客校园游的是‘黄牛’,目前没有抓获北京大学本校师生从事此类违法行为。”这也证明,所谓的“状元陪同游”不过是“黄牛党”们利用人们迫切进入校园的心理制造的一个圈套。因为正常的校园参观除了需要登记备案,还要排几个小时的长队,而如果选择“状元”陪游,“状元”们普遍都持有一张真伪难辨的学生卡,可以带着游客不受限制进入校园,既省时又省力,也就难怪让这一打着状元旗号的“黄牛党”行为颇受欢迎。

  无论是贵州的“天价”特级讲解员,还是北大、清华的“状元陪同游”,其实都是旅游市场日益火爆和优质导游资源匮乏之间的矛盾体现。为什么“天价”特级讲解员能够得到一定的理解和支持?这是因为它处于市场规则的范围内,比如提供足够详细公开的信息,明白的价格,供消费者根据自己的意愿决定是否选择这一消费,所以尽管价格高得离谱,却仍然属于合理的市场行为。但“状元陪同游”却是在很大程度上抓住人们的功利心理和图方便的想法,钻高校管理的空子,而且“状元”的定义有欺骗消费者的嫌疑。因此二者还是有着本质的区别。

  黄果树瀑布的“天价讲解员”会有多大的市场和发展空间,这自然会由市场需求所决定,存在还是消亡,一切由消费者的消费意愿说了算。但北大、清华的“状元陪同游”显然应该得到整治,一来它利用虚假信息欺骗了消费者;二来它对其他排队进校的游客造成了不公平。最主要的是,其愈演愈烈的话势必会导致高校校园管理的失序,如早几年便有媒体对北大清华“黄牛党”垄断校园游的现象做过调查,显然目前的“状元陪同游”只不过是“黄牛党”换了个马甲的行为,因此这两所高校和相关监管部门还需要继续打击“黄牛”。

  至于黄果树瀑布的“天价讲解员”,就交给市场吧。

  ■本报评论员 张英

【来源:三湘都市报 】(责任编辑:清如许)

我要评论0人参与 已有0条评论(查看全部)

  •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注册
  • 剩余 200 字 验证码: 2462
    同步到微薄
  • 所载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本网保留不刊登无关或不雅评论的权利。
广告

人物专访更多

推荐专题更多

精选视频更多

图片新闻更多

热点排行今日 本周 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