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广告
Insert title here

  最近Airbnb中国区负责人葛宏离职,一下成为国内旅游界的大热。但透过热闹看本质,作为一位旅游业界冷眼观察者,我其实觉得在葛宏离职背后,有三个疑问。

  疑问一:葛宏到底有没有决策权?

  2016年5月,葛宏加入爱彼迎,负责中国的产品和研发,2017年6月升职全球副总裁,全权负责中国区业务,但数天前这位陪伴这家知名外企的第一名中国区负责人,以一封内部信的形式告别了自己的爱彼迎旅程。

  在这场爱彼迎中国本土化的大戏中,本应是主角之一的葛宏似乎一直没有被足够地委以重任。最初接手爱彼迎中国时,葛宏的职位是全球副总裁,全权负责Airbnb中国事务,直接向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Brian Chesky汇报。

  在任职Airbnb公司中国区负责人期间,葛宏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他将中国区团队从30人扩张到了120人,总房源增加了一倍,间夜量也增加了一倍。

  但葛宏却似乎并非是真正意义上的负责人,他在爱彼迎总部无人愿意承担风险的时候空降中国,出席各大论坛,代表爱彼迎接受媒中国体采访,但实权却一直在爱彼迎创始人Brian Chesky手中。

  一言以蔽之,Brian Chesky才相当于爱彼迎中国区的CEO。知情人士透露,葛宏对Airbnb中国区缺乏自主权以及业务挑战非常不满,而爱彼迎总部却无法解决这些问题。

  爱彼迎在中国的直接竞争对手,小猪CEO陈驰上一次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曾表示,葛宏是北京人,熟知中国,有技术背景,在最大的互联网公司工作过,是目前最好的人选。

  而一位爱彼迎合作方的高管表示,他不了解此次人事变动的具体原因,但他并不感到意外,因为海外互联网公司在中国落地本身就非常困难,需要处理的事情非常复杂,而总部对中国区负责人的激励机制往往不到位,授予的权限也不足。“葛宏这么短时间离职对双方都好,总比一直扛着好”他说。

  在今年8月份,葛宏任职两个月时,他曾经公开表示希望爱彼迎中国需要中国人来做,而不是美国遥控,也似乎让人看到爱彼迎中国团队严重缺乏决策权,可能连表达意见的权利都没有。

  而对于爱彼迎、优步以及领英这些外企而言,他们因为不愿意放权给本土团队而在本地化的道路上频频受挫,这样频繁的失败不知是否会让这些骄傲的硅谷精英重新反思。

  疑问二:Chesky对中国团队的信任度有多少?

  要说硅谷也正是矛盾,任谁都清楚中国市场这块蛋糕有多大,但对中国人来管理中国地区又充满了戒备。

  值得玩味的是,今年年初,爱彼迎创始人Brian Chesky在《财约你》采访中表示爱彼迎是家全球性的旅游公司,布局中国市场必不可少,而他也坦陈中国市场具有特殊性不能完全按照美国的方法来管理。

  但即便如此,爱彼迎走马灯似地频繁换帅难掩其水土不服。在葛宏之前,爱彼迎从2015年宣布进入中国市场后曾先后换了4位临时负责人,包括之前的大中华区总经理Henek Lo、Varsha Rao等。

  在外界看来,葛宏和他的中国团队显然没有得到 Chesky足够的信任,他更偏爱那些身边和他称兄道弟的初创团队,而葛宏离职后, Chesky再次选择了原来爱彼迎的联合创始人Nathan Blecharczyk,也侧面印证了Chesky骨子里对中国人的不信任。

  因此,葛宏所面对的,是一个完全没有具体规则和前车之鉴的新领域。他曾坦言,爱彼迎中国应该是一家由爱彼迎出资的互联网创业公司,真正的决定权和运营权应该归国内团队所有。

  但是这显然不是Brian Chesky所崇尚的,他并不排斥聘用中国区负责人,但是很多决策中国区负责人都需要层层上报。这样看来爱彼迎这个中国区负责人的岗位似乎等同于一个区域的人事经理。

  疑问三:爱彼迎对中国市场是否重视?

  当接手爱彼迎中国时,葛宏面对的是一个员工只有三十多人,中国境内市场份额相当于途家、小猪十分之一的一家企业,而葛宏接手后,爱彼迎业务一路高歌猛进,在市场份额上正在大幅追赶这些起步早了N年的竞争对手们。

  此外,在葛宏的麾下,如今爱彼迎甚至允许中国房客通过支付宝付钱,并且已经有60%至70%的微信注册用户。在人员上,爱彼迎计划在2018年底将中国区团队扩张到300人,且其中100人为工程师。

  但口口声声把中国市场挂在嘴边的爱彼迎总部高官们,或许并不在意这些漂亮的数字。其实,进军国内后,爱彼迎在中国市场的营运重点仍是海外旅游市场。

  爱彼迎副总裁克里斯·勒汉接受采访时曾不小心透露一丝玄机,他表示中国的蛋糕很大,我们不需要做最大玩家,我们做玩家之一就可以。这或许从侧面验证了,爱彼迎扩张中国市场的野心并没有外界猜测中那么大,发展中国市场也并非其当务之急。

  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何中国区团队手上的权利小的可怜,却又背负着无比巨大的kpi考核任务,而爱彼迎又是如此一家无比讲究政治正确、价值观正确的公司。

  如今,在小猪完成1.2亿美元融资后,爱彼迎的优势正在慢慢丧失,截至2017年上半年,小猪平台房源覆盖逾400个海内外目的地。泰合资本创始合伙人郭如意指出,小猪的平台效应已经凸显,目前小猪平台的房源以每天相当于十家以上经济酒店的速度快速增加,“期待小猪成长为新一代独角兽。”

  而葛宏虽未能扮演拯救爱彼迎中国的角色,却也是是意料之中,作为追赶者,他在短短四个月让爱彼迎成为中国有史以来最本土化的住宿分享经济公司,也不失为一场惨胜。

  在商业世界里,成王败寇,适者生存。但这一次,葛宏可以昂首离场。

【来源: 】(责任编辑:梁 宁)

我要评论0人参与 已有0条评论(查看全部)

  •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注册
  • 剩余 200 字 验证码: 2462
    同步到微薄
  • 所载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本网保留不刊登无关或不雅评论的权利。
广告

人物专访更多

推荐专题更多

精选视频更多

图片新闻更多

热点排行今日 本周 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