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广告
Insert title here

从葛宏离职看戴着脚铐跳舞 中国职业经理人在外企何去何从

  2017年6月23日,一张与领英(Linkedin)总部大楼的深情自拍,一封《再见,领英》的长情挥别,划清了沈博阳与领英中国之间的界限,也告别了三年半的时光里沈博阳与领英中国的种种荣耀、羁绊和力不从心;同年10月24日,Airbnb中国区负责人葛宏离职的消息得到确认,这位今年6月刚荣升Airbnb全球副总裁、在中国走马上任的掌舵者,仅仅在中国战场上奋斗了四个月便悄然离场。回瞰近几年,中国高管“逃离”外企的新闻不胜枚举;无论是被架空的Uber中国高级副总裁柳甄,抑或被边缘化的亚马逊中国总裁王汉华,诸多精英如流星一般在狼烟四起的商场上曾被人仰望、铭记,而后纷纷陨落在外企进驻中国过程中所产生的种种困扰里。

  本土化难题的原罪论

  亚马逊、Google在中国的折戟而归,将“本土化”这个外企魔咒推向了舆论的风口浪尖,很多外企甚至将其定义为开拓中国市场失败的原罪。事实上,大部分外企包括领英、Airbnb确实畏于直面跨国企业本土化的难题。

  Airbnb公司今年的一系列计划才落地中国不久,但在外界看来,似乎和中文名“爱彼迎”一样,Airbnb在中国有些“水土不服”。

  Airbnb用户遍布全球191个国家近34000个城市,是富有远见卓识的互联网企业;但是在中国激烈的市场竞争中,Airbnb总部向中国区负责人传达的战略方向始终难以挣脱带有美国基因的产品体验和服务理念,想把在美国的成功模式“复制粘贴”在中国区显然是不够走心的。Airbnb在中国要面临本土创业者的虎视眈眈、政策监管的利剑高悬:“上戏学生毁房事件”“12房客毁房事件”“三无指控”让爱彼迎一时成为舆论的众矢之的——原生产品和服务理念的诸多“缺陷”让Airbnb深陷各种负面新闻和市场压力中无法喘息。

  但是,在Airbnb坚持将重心放在线上的同时,中国的短租玩家们正在围绕提升房源质量而进行一系列布局。小猪装智能门锁、做服务众包、往上下游生态链延伸,正是这些本土化改良,才让中国的短租房源、交易环境等基础设施变得更好,成为打开中国市场的敲门砖。

  为了解决本土化问题,Airbnb先后换了四任临时负责人来适应和开发中国市场,试图通过册封“封疆大吏”和一厢情愿的讲故事、重情怀的方式来靠拢中国市场,但频繁换帅无异于饮鸩止渴。直到拥有产品和技术经验的葛宏在2016年加入Airbnb中国,在任期内厉兵秣马,迅速扩张团队、扩大线下民宿体量,重新重视和优化线上产品和线下服务体验,迎合国内用户的习惯偏好,使Airbnb在很短的时间内数据增量惊人。

  然而仅仅产品和服务的本土化并不能完全掩盖传统外企体制在国内的适应不良——Airbnb启动中国职业经理人开拓中国市场固然有市场和国情的先天优势,可弱势的中国区负责人一方面背负着无比巨大的kpi考核任务,必须像初创公司一样追求效率和数据,一方面又受限于Airbnb总部现有的大公司框架,而Airbnb又是如此一家无比讲究政治正确、价值观正确的公司——所谓资源的倾斜,并不能弥补中国区负责人缺少决策权的管理缺失,这在某种程度上限制了中国市场多元化的可能性。

  让中国职业经理人带着脚铐跳舞的管理运作模式,和二十年前的外企并无二致,这显然并不符合这个新兴行业的发展规律。而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亚马逊中国12年的空降军团,还有当初中国区高管那段“想做一份符合你理解的中国市场规划太艰难了,因为美国人基本上不听你的”的无奈自述,外企的本土化如果只落在产品和服务端却无法执行推进,那也不过是一条腿走路,风险依旧存在。

  在本土化进程中,产品和服务体验的“不接地气”往往也会造成外企决策层与中国区执行高层之间双向视角的信任缺失。一位曾担任过外企在华高管的人士说:“LinkedIn(领英)在中国砸了很多钱做赤兔,招了上百号人。我当时的判断就是,赤兔做不好,Derek(沈博阳)走的可能性非常大。”

  赤兔是沈博阳在2014年上任后一手打造的产品,于2015年6月上线。为什么要单独开发一款新产品?LinkedIn全球化的网络已经形成,中国第一批用户在上面写的都是英文简历,这提高了其他人进入圈子的门槛。现有调性已经形成,如果想要更多人加入平台,就需要独立出来。和领英中国版一样,赤兔也是一款针对中国本土的职场社交App,但相较领英高端、国际化的产品定位,赤兔更加本土化和接地气。

  而恰恰是这个本土化的赤兔,造成了沈博阳与LinkedIn总部的分歧。多位了解LinkedIn中国的人士表示,沈博阳自始至终都非常强调赤兔的重要性,但总部对于该产品的前景并不理解和看好,赤兔得到的支持一般、业绩一般,这引发总部和沈博阳的双向不满。

  赤兔的问题让沈博阳深深意识到,即使成为领英中国的灵魂人物,也无法让他在实质上获得与职位相匹配的“进入权”,外企的中国区负责人与总部总是存在着复杂而纠缠的关系——总部流程的拖沓、对区域市场的一知半解和尊重定义的不对齐,这将掣肘中国区负责人上到战略布局、下到执行团队的经营。

  “仰卧无愧天地,褒贬自有春秋。”虽说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然而中国优秀职业经理人的逃离对于外企终归算得上是两败俱伤,其中孰是孰非也并不是简单的一言以蔽之。但可以肯定的是,外企想要在中国市场占据一席之地,给予中国职业经理人更多的信任和权力下放、对于中国市场有更多的理解和支持、对于本土化含义的真正落实是外企决策层当下的必修课程。

【来源:中国财经网 】(责任编辑:梁 宁)

我要评论0人参与 已有0条评论(查看全部)

  •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注册
  • 剩余 200 字 验证码: 2462
    同步到微薄
  • 所载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本网保留不刊登无关或不雅评论的权利。
广告

人物专访更多

推荐专题更多

精选视频更多

图片新闻更多

热点排行今日 本周 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