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广告
Insert title here

  □ 贵州铜仁日报记者 张勇

  访谈嘉宾: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贵州省管专家、思南县作家协会主席田永红
  贵州省管专家、贵州民族大学乌江文化研究院负责人、沿河土家族自治县旅游产业办公室原主任何立高
  市政协委员、思南县管专家、高级农艺师、思南县农业资源区域研究中心主任张永江

  主持人:
  贵州铜仁日报编委、全媒体编辑中心主任 张勇

  乌江发源于乌蒙山区的贵州毕节市威宁县石豇洞,流经黔西、修文、金沙、息烽、遵义县至乌江渡,为上游。从乌江渡开始正式称乌江,经开阳、瓮安、湄潭、余庆、凤冈、石阡至思南为中游,思南经德江、沿河进入重庆市酉阳、彭水、武隆至涪陵区汇入长江,干流全长1037公里,流域面积8. 79万平方公里,人口2000多万,其中,贵州6. 68万平方公里,人口4240余万。

乌江岸边的田园风景

  乌江是长江上游南岸最长支流,是贵州第一大河,她滋润着贵州五分之二国土面积,被誉为“贵州母亲河”。

  在国家战略层面高度重视长江经济带建设的大背景下,怎样保持千里乌江岸绿水清?乌江生态经济走廊如何建设?源远流长的乌江文化可发挥什么作用?……本报记者日前与三名长期关注乌江流域经济社会发展的专家,直面乌江历史、现实与未来畅所欲言,从另一种视角解读乌江。

为乌江而自豪

  张勇:千里乌江是贵州母亲河,古称牂牁江,唐宋称为黔江,元代首称乌江。累累见诸于重要历史文献。乌江是贵州走出大山奔向文明的大通道,是贵州多彩文化的文化根脉,是贵州山地崛起的地理坐标。

乌江仙镜

  因水而兴,因水而荣,曾得益于乌江舟楫之利,沿岸逐步产生了众多城邑,其中,思南就是生动的样本。源远流长的乌江是中国最具特质的江河之一,我们要敬畏乌江、呵护乌江和热爱乌江。

  田永红:乌江是川黔的油盐古道。古时,崇山峻岭中的贵州交通不便,食盐、桐油等物资依托乌江水运来往于川黔大地,成为当时不可或缺的生命保障。这条逶迤于贵州高原的大河曾经涛声激荡、樯帆林立,一条横跨川、渝、黔、湘四省的盐油古道连系着贵州的千载兴衰。

  思南位于乌江中游和下游交汇处。古代运销的川盐进入贵州影响最为深远的一条线路就是从涪陵逆乌江而上,直抵思南进行中转,几乎占据着贵州食盐的半壁江山,思南成为彼时名副其实的乌江第一码头。正因为码头的兴盛也让这里形成和保留着浓郁的码头文化气息。据记载,当时有36家帮会、70多家盐号、10多家会馆、7处码头。

  思南古代先后属巴楚,汉代置永宁县,距今已经有1700多年的历史。由于是贵州开发较早的地区,民间流传着一种说法:“先有思南而后有贵州”。因得乌江航运灌溉之便,这里自古农耕发达,经贸繁荣,是乌江中下游地区的商品集散地和经济文化中心,素有有“黔中首郡”“乌江明珠”的美誉。

  一千多年前,这条黄金水道开启了思南繁剩经济文明的大门。明清时期,川盐入黔,乌江上更是舟楫往来,商贾云集,客商从渝境涪陵码头转运长江上卸载的川盐,溯乌江抵达思南,然后从陆路辐射到黔东、湘西、鄂西等地,顺江而下的船只,又将桐油、药材、生漆、朱砂等贵州土特产品水运出黔。并且随着大量移民的迁入,先进的生产技术和各类文化也被带入贵州,古道所在的乌江流域成为了当时渝黔经济文化最繁荣的地区,极大推动了两岸文明的进程。曾有人将这条古道,与滇藏之间的茶马古道媲美。

  思南,乌江驮来的城市!这里人杰地灵,先贤辈出,先后走出了“贵州科举之父”田秋、明朝理学家李渭、红军高级将领旷继勋等著名人物。思南土家花灯传承一千多年,被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思南被国家文化部命名为“中国民间艺术之乡”。府文庙、万寿宫、周家盐号等古建筑群被列为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现在,全县有各类学校391所,思南中学是首批省级示范性高中,思南职校是国家级重点职校。

思南周家盐号

乌江岸边的思南中学一角

  纵观乌江流域,崇山峻岭中除了丰富的自然资源,还形成了以贵阳“阳明文化”、遵义“沙滩文化”、思南“中和文化”等为代表乌江文化,直追中原文化成为中华文化的基因。

  张勇:千里乌江自然环境优美,自然资源富集,人文底蕴厚重,跳出乌江看乌江,这条“黄金水道”一直牵引着贵州经济版图的变迁,其历史文化及其带来的经济变化,对贵州乃至长江流域有着深远的影响。有所作为、有所不为,我们要走出“乌江峡谷”拓展乌江的一片新天地新未来。

  何立高:乌江干流贵州段涵盖了乌江的上中游,乌江流域自然资源丰富、产业基础较好、生态条件优越,在区域发展格局中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近年来,省市县高度重视乌江综合开放利用,已取得了一定的成效。

  我省发布的《乌江经济走廊发展规划》明确提出,要加快乌江经济走廊建设,将其培育成贵州新的经济增长极。

  这几年,我们在抢抓国家实施“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建设以及新一轮西部大开发带来的历史机遇,加快乌江经济走廊建设,探索内河经济社会生态协调发展的新模式,打造区域协调发展和开放合作示范带,积极建成“畅通”“绿色”“和谐”乌江,对于谋划贵州经济发展新棋局、拓展经济发展新空间、培育经济发展新支撑具有重大战略意义。

  张永江:乌江在铜仁境内长264公里,流经石阡、思南、德江、沿河等县,流域面积0.89万平方公里,滋润着铜仁近一半的国土面积。山大、坡陡、浪急、谷深、地瘠,曾是乌江铜仁段的写照,穿越时空的乌江号子诉说着乌江的历史,也撞击乌江的未来。

  与时俱进,我们要加快建设乌江生态经济走廊,这是促进区域协调发展、建设长江上游生态屏障的需要。当前,要做好做活乌江流域水文章,千方百计让“黄金水道”发挥多重效益,全力以赴把乌江生态经济走廊打造成为贵州跨省际区域的经济合作重要节点,牵引经济社会转型发展、绿色发展和跨越发展。

呵护乌江碧波

  张勇:乌江流域地理位置特殊,地形地貌复杂,特别是喀斯特地貌广泛分布,生态基础十分脆弱,环境保护压力较大。加强乌江流域生态建设和环境保护工作,努力将绿水青山变为金山银山,这是我们义不容辞的现实担当与历史责任。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我们要坚持生态文明理念,顺应自然,保养生态,全力加强乌江干流区域生态系统修复和环境综合治理,着力提高乌江水资源开发效益,推进低碳绿色发展,将乌江建成“一江碧水,两岸青山”的绿色生态廊道,利及当代、惠泽子孙。

  张永江:乌江干流地区是全国重要的水电基地、西南重要的资源深加工、装备制造、生物制药和绿色食品生产基地,是贵州粮油烟茶主要产区。拥有良好的生态系统,森林、河流、湖泊、湿地等生态资源类型多样,生物多样性特征明显,生态地位十分重要,是贯穿贵州东中西的绿色走廊、生态“绿肺”和长江上游重要生态屏障。

  基于此,我们紧扣贵州创建全国生态文明示范区的利好,根据《贵州省主体功能区规划》,构筑生态安全屏障、确定城乡建设空间、谋划特色产业定位,把乌江流域各区县按三大功能区定位,即把县域划分为“生态保护区、生态农林区、产城集聚区”三大区域,并根据生态约束、开发基础、管理方式等差异性特征,对三大区域进一步细分为“自然保护区、森林公园、湿地公园、风景名胜区、水源保护区、生态农业区、生态林区、生态缓冲区、生态城镇区、生态工业区”10类功能分区,形成人口、经济、资源、环境相协调的空间格局,在美丽中国建设中彰显多彩贵州与桃源铜仁的风采。

乌江穿越邵家桥

  田永红:乌江流域生态保护丝毫不能马虎,既刻不容缓,又任重道远。我们要持续加大保护乌江、爱护乌江、建设乌江的大宣传,让保护乌江理念进学校、进企业、进乡缜、进社区,形成全社会共同参与保护乌江的自觉行动,大力借鉴应用全国和全球河流流域治理的成功经验,全力打造乌江流域沿岸生态保护文化走廓,把乌江建设成为贵州生态文明制度建设的“先河”,让乌江源源不断释放“绿色福利”,为沿岸人民群众带来更多更好的福祉。

打造乌江黄金水道

  张勇:乌江黄金水道综合效益有待挖掘,我们要立足沿江城镇,以水运、高速公路、铁路、民航为重点,加快构建建设综合交通枢纽和集疏运体系,发展综合、智慧、绿色、平安、文明交通,形成互联互通大通道;同时,要建立流域生态保护红线制度和流域生态补偿机制,聚力建设“两岸青山、一江清水”的绿色生态走廊,呈现“鹰击长空、鱼翔浅底”的绿色生态画卷。

  张永江:乌江航道是国家规划的“两横一纵两网十八支线”内河高等级航道之一,贯通黔西北、黔中、黔北、黔东北等区域,是贵州北入长江的水上大动脉、融入“长江经济带”和连接“一路一带”的重要通道。经过多年建设,乌江航道已达四级航道标准,航电枢纽正在完善,随着航道进一步提等升级,具备了打造“黄金水道”的有利条件。

  这几年,我们正在加快实施乌江航运建设工程,推进乌江渡库区航运建设工程,完成索风营水电枢纽到乌江渡水电枢纽航段四级航道建设,改造提升乌江渡到龚滩航段、清水河开阳港至河口航段为三级航道,积极打通贵州“北入长江”出省水运主通道。加快推进思林、沙沱水电枢纽二线1000吨级通航设施建设,完成干流及清水河口段航道整治和相应航运配套设施建设。计划到2020年,乌江高等级航道达到500公里以上,水运能力达1000万吨以上,实现贵州“通江达海”梦想。

  我们要充分利用乌江作为贵州连接长江的黄金水道,深度融入长江经济带发展,进一步深化贵州与长三角、珠三角、京津冀、成渝等经济区域战略合作,扩大与“一带一路”沿线区域的交流合作,切实把乌江经济走廊建成全方位对外开放合作走廊。

  按照我们的正在落实推进的规划蓝图,到2030年,全面建成水脉畅通、功能完备、便捷高效的乌江黄金水道,上中下游一体化发展格局全面形成,绿色产业体系更加完善,经济发展更具活力,生态环境更加美好,人民生活更加殷实,成为全省重要的经济支撑带。

独树一帜的乌江囍字文化

  田永红:乌江从往昔的“油盐古道”,转变为西部大开发中西电东送的“发电机”,再成为贵州走向繁荣的现代航运“黄金水道”,为加快构建乌江文化大走廊带来了千载难逢的历史机遇。既要“颜值”,更好“气质”,面临前所未有的竞争,我们只有勠力同心、精益求精回答好这道“必答题”。

  何立高:特别是乌江(乌江渡——龚滩)航运建设工程、乌江构皮滩翻坝运输系统工程、乌江思林电站500吨级升船机和乌江沙陀电站500吨级升船机工程2015年全部建成后,而今正在进一步提升乌江航道通航能力,争取1000吨船舶巡航乌江主干道,百舸争流乌江黄金水道会有时。

  乌江综合治理与开放并举,我们要抢抓国家“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建设的战略契机,加快乌江沿江地区与成渝经济圈、长江经济带、珠三角地区等大开放大合作。加快推进与珠三角区域在能源、旅游、农业、生态等方面的合作;加强以连接长江流域城市群和港口通道为重点的综合交通基础设施建设,推进能源、旅游、农业、商贸服务等诸多领域的合作,鼓励乌江沿江地区口岸与长江、珠江­-西江省(区、市)口岸管理部门开展跨区域口岸协作,实现口岸管理部门信息互换、监管互认、执法互助,“属地申报、口岸验放”,“一次申报、一次查验、一次放行”等,提高口岸通行效率。着力深化与“一带一路”沿线地区的人文交流和产业合作,争取开通黔渝新欧货运专列,加强与“一带一路”沿线欧亚国家在经贸、旅游、文化等领域合作交流。着力培育一批与沿海地区和境外区域合作互动产业示范园区,承接东部地区和境外的能源资源深加工、装备制造、高新技术、现代服务业、现代农业、劳动密集型等产业,重点建设一批产业合作示范园区、产业承接园区和基地。

  张勇:不高大开发、共抓大保护,我们务必像爱护眼睛一样保护乌江,因为,乌江是贵州的,也是中国的,更是世界的!让乌江的绿水青山永远是金山银山,造福子子孙孙。

打响“中国乌江”品牌

  张勇:在地球的西方、美国的西部田纳西州,有一条与乌江类似的密西西比河,通过综合治理和开放,从过去常泛滥成灾到造福一方的“田纳西模式”。

  乌江,是曾是贵州的“田纳西之梦”。始于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兴于西部大开发的乌江流域水电梯级开发,2013年,规划的9个大型水电站建设完毕。2014年,乌江流域进入“后开发时代”,千里乌江“高峡出平湖”,如何在保护中开发、在开发中保护乌江,再次作为“必答题”摆在我们面前。

  何立高:贵山贵水迎贵客。山水是贵州两大资源和特色,在发展全域旅游的时代背景下,只要抓住发展的黄金机遇,科学开发和用好山水资源,乌江流域的绿水青山处处就是金山银山。

  乌江干流地区文化底蕴深厚,历史文化、民族文化、红色文化多姿多彩。山水、峡谷、溶洞、温泉等自然资源独具特色,集雄、奇、险、峻、绝、幽于一体,素有“千里乌江画廊”的美誉,文化旅游产业发展前景潜力巨大。

  1935年1月1日,毛泽东等率红军长征经过瓮安,从此突破乌江实现了伟大转折。2016年7月26日,毛泽东嫡孙毛新宇少将携家人重走长征路来到乌江缅怀革命先烈

  据调查,乌江流域现有的9个水电站,每个水电站的建筑风格、功能、设备都不相同,都有各自发展旅游的特色,如索风营水电站拥有珍稀鱼类人工繁殖技术、思林水电站拥有游船等等,这些潜在资源可以盘活成独特的旅游资源。

  开发乌江全域旅游,是贵州发展大旅游的重要探索和实践,其重要性不言而喻。我们要用立体视角,认真审视和梳理乌江流域资源,包括水文、风景、人文等等元素,切记不要“全面开花”,到处建设景区,而要有所为有所不为,兼顾保护与开发,始终把“两岸青山、一江清水”作为乌江千古长流的标准。

夕照乌江白鹭湖

  张勇:“唤醒乌江,让乌江旅游真正走向世界!”有人发出这样呼唤。千里乌江千里画廊,有世界级的旅游资源,却没有产生“一业兴、百业旺”的多重效应;有无穷的想象,却没有带来想象中纷至沓来的游客;有无数个具有人文历史的文化场地,却没有引人驻足品味乌江传奇。大乌江要有大主题,大乌江要有大手笔,大乌江要有情怀,大乌江要有大发展。

  田永红:我们要撩起乌江的神秘面纱,深度认知乌江的人文底蕴,要认真挖掘其深远的文化特质和文化价值;我们用母亲河的情怀,作为乌江全域旅游开发的资源纽带和情感纽带,重整“乌江山水”,让乌江在美丽中国的版图上光彩夺目。

  何立高:文化旅游是二十一世纪的朝阳产业,正处在风口上茁壮成长。此外,我们打响“中国乌江”品牌,建设中国乌江生态文化旅游廊道的优势主要有三——

  其一,是经济的优势,乌江是川盐入黔要道,是渝货进黔、黔货出山的重要通道和集散地域,北上入长江,可融入长江经济带,有大武陵山区世界遗产地拱卫,是东西连接,南北贯道,四大板块交汇地。

  其二是生态优势区域内山青、水净、天蓝、地绿、气鲜,是天人合一的生态宝地,地貌地质多样多姿,可谓全境为国家级地质公园。

  其三是资源优势,旅游资源种类多样,高品位品质的旅游资源集聚,区域内3A级以上景区共9处,拥有国家级称号的资源点19个(处)。历史文化深厚,多元厚重的文化积淀,古码头、古纤道、古碑刻、石刻等河道类文化资源100多处,国家级、省级文保单位有11处。田园景观类文化资源数不胜数,省国家级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共24项。

  贵州建设“多彩贵州风、山地公园省”势头强劲,其中,我们努力打造的千里乌江画廊是精彩之笔。我们要树立“大乌江”一盘棋的思维,要积极跻身国家战略,按照全省规划蓝图,主要围绕下述两大方面全力以赴推进乌江旅游开放。

乌江两江口风光

  ——加快打造千里乌江画廊。充分发掘乌江地区滨江峡谷、水墨林洞、民族风情、红色文化等“千里画廊”旅游资源,以水上观光旅游、休闲度假旅游、山地特色旅游、民族风情旅游、红色文化旅游、特色乡村旅游为主体,加快沿江城市和特色小镇基础设施配套建设,通过打造多元化、复合型精品旅游景区、精品旅游线路、精品游乐项目及创新工程,把乌江经济走廊培育为全国最佳休闲避暑度假首选地、新型国民康体养生与老龄度假基地、红色文化旅游目的地,及世界原生态民族文化旅游和山地户外自助旅游胜地。力争通过三到五年的努力,把旅游服务业打造成乌江经济走廊实现“后发赶超”的优势先导产业和战略性支柱产业。

  ——加快形成“一带四区”旅游发展格局。以贵阳、安顺、遵义为中心,深入推进黔中城市避暑休闲度假旅游产业服务区;以遵义、黔南(乌江段重点城市瓮安)为中心,深入推进黔北红色文化和康体养生旅游产业服务区;以毕节(乌江段重点城市黔西)为中心,深入推进黔西北民族文化和自然生态旅游产业服务区;以铜仁为中心,深入推进黔东北水上风光和民族风情旅游产业服务区。通过四大区域联动发展,构建“一带四区”的大乌江旅游格局。

  牵一发而动全局,乌江文化旅游必有可为、大有可为,我们只有高屋建瓴地真抓实干,才能把“贵州的乌江”打造成为“中国的乌江”“世界的乌江”。

百舸争流:乌江赛龙舟

  张永江:铜仁作为乌江生态经济走廊建设重要节点,正在以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为抓手,加快构建现代农业产业体系、生产体系、经营体系,计划到2020年建成生态茶、中药材、生态畜牧业、蔬果菌四个100亿元级支柱产业,经济作物种植面积占70%以上。这是铜仁追求高质量发展、绿色崛起的选择和路径之一。我们要以“梵净山珍·健康养生”品牌为引领,扶强做大石阡苔茶、梵净山珍茶、德江天麻、沿河空心李等地理标识产品,让以乌江沿岸农特产品为主的铜仁“山货”风行天下。

  绵绵用力,久久为功。而今,拥有“一山两江”的铜仁正在强势起飞,我们要充分利用好乌江为铜仁创建新时代绿色先行示范区注入新动能新引擎,奋力建成新时代绿色发展先行示范区,全力打造绿色发展高地、内陆开放要地、文化旅游胜地、安居乐业福地、风清气正净地。

  张勇:滔滔乌江昼夜不息,不断叩问历史、现实与未来!筚路蓝缕,先贤们在乌江流域开疆拓土的足音忽远忽近……溯乌江走出大山的“贵州科举之父”田秋,曾在德江潮砥的巨石上手书下“黔中砥柱”,感召着后人志存高远、自强不息和奋发图强。这是一座文化丰碑,这是一种精神图腾。

田秋遗留在德江潮砥的“黔中砥柱”摩崖石刻

  用梦想照耀未来!在历史与新时代交汇点上,我们期待乌江千帆竞发、百舸争流的盛景指日可待。我们坚信,乌江是贵州的,也是中国的,更是世界的。

【来源:中国旅游新闻网 作者:张勇】(责任编辑:吕 嘉)

我要评论0人参与 已有0条评论(查看全部)

  •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注册
  • 剩余 200 字 验证码: 2462
    同步到微薄
  • 所载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本网保留不刊登无关或不雅评论的权利。
广告

人物专访更多

推荐专题更多

精选视频更多

图片新闻更多

热点排行今日 本周 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