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广告
Insert title here

小猪短租潘采夫:住进书店,你就和海明威成为了邻居

  4月23日是世界读书日。近年来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年轻人的阅读习惯被打破重塑,老牌独立书店似乎频频陷入经营低谷——甚至有人发问,未来两年,实体书店还存在吗?而对实体书店经营模式的探讨也相应成为了公众所热议的话题。

  2016年,民宿预订平台小猪短租发起了“城市之光”书店住宿计划,希望邀请年轻人住进书店,换一个视角“审视”这一代表着消费社会精神追求的城市微光。在2019年世界读书日到来之际,我们再次采访了“城市之光”计划中的三位典型房东。三年过去了,他们的故事有了怎样的进展,心境又发生了怎样的变化呢?

  “经营书房像一场社会实验”

  颜钰棚是厦门中级人民法院的法警。他的另一个身份是厦门港头公益图书馆的创始人。

  在法院,颜钰棚的工作是和犯罪嫌疑人打交道,有时甚至还要参与执行死刑。三年前,32岁的颜钰棚看到家乡村子里孩子们生活环境简陋而粗鄙,“和工作中接触到的许多犯罪嫌疑人成长的环境十分类似——脏乱的道路充斥着脏话和赌博文化,村民的文化程度也普遍偏低,他们无法觉知自己的处境,更不要提教育孩子了。”颜钰棚决心众筹为村里的孩子建一间读书馆。

  “我自己是一个‘文艺’的人,也因此想为孩子们建一个文艺的图书馆,让孩子们在美的环境中学习”,颜钰棚说。历时数月,从设计到搭建、再到采购书籍,颜钰棚亲力亲为,他把收到的每一笔捐款及其用途都进行了公示。

   随后,颜钰棚将图书馆同院的几间老房子整理成了民宿、茶室,取名“初心院”,供来图书馆阅读、参观的游客住宿体验——让大家获得完整的沉浸式体验。2016年小猪短租“城市之光”书店住宿项目上线以后,颜钰棚的港头图书馆成为了首批加入的“书房”。

  图书馆免费向村里的孩子们开放,民宿的收入则成为了图书馆运营成本的来源。对颜钰棚来说,为村里的孩子们创造良好的学习环境,帮助他们打开视野获得新的体验是他最看重的。“图书馆的氛围对孩子们的影响远不局限于书本的框架之中。在这里,孩子们不仅可以成为一个阅读者,也有机会尝试做一个古琴师、茶师、陶艺师——如果孩子们愿意,他们甚至可以体验做一天民宿的房东。”

  最近,颜钰棚还成立了工作室,专门帮助年轻人孵化他们的梦想。

  经营书房,于颜钰棚而言,更像是一场社会实验,“希望三至五年后,一个闭塞的村庄有机会可以被一间图书馆改变”,颜钰棚说,“希望以这间图书馆为圆心,将对知识的好奇与渴望逐渐向外辐射,一环、二环,慢慢影响到村里的每一个人。”

  “希望书店的跨界模式延伸到更多的场景,产生不同的化学反应”

  双喜从小就喜欢书,在她所经营的民宿“早期节奏”中,书是最大的特点。

  2016年初,双喜从呆了两年的西藏电视台离职,开始了全职经营民宿的生活。“除了读书,我很难能坚持做一件事情超过三年”,双喜曾这样形容自己。但今年是她运营民宿的第四年。很明显,这个魔咒被打破了。

  在早期节奏创办初期,双喜根据小院的特色和自己的喜好打造了一面书墙,把图书和民宿有机融合在一起,出乎她意料的是,现在70%以上的房客是冲着这个书墙来的。这里的书大部分由双喜从二手书网上淘来,带着不同人的气息和生活轨迹。

   在双喜看来,经营民宿四年来最大的收获并不是赚钱。“最重要的是让我重新认识了自己,找到了方向。我不断地观察、思考、探寻自己真正想做什么。伴随民宿的经营,我发现自己对未来不再恐惧和焦虑了。从前的不安全感逐渐少了。”双喜说。

  现在的双喜已不再是创业路上初出茅庐的青涩姑娘,她对快餐时代书店的经营模式有着深刻的观察,“随着科技与网络的发展,尽管年轻人的阅读习惯愈加趋于碎片化,仍有一部分人对书有着深深的依恋。书店的经营者,也不妨打开思路,尝试以更开放的心态面对复合型的书店。将书店的跨界模式延伸到更多的场景、更广的领域。阅读+住宿是我的尝试,相信阅读+餐饮,阅读+游戏体验也有机会创造出不同的化学反应。”

  据双喜透露,早期节奏开业至今,她共接待了超过2300位房客。

  “有的人带来了书,有的人带走了书。早期节奏的书也随着游客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流动了起来。”

  “只要坚持活下去,客人就会多起来”

  书让宁勇从“流浪”的状态走出并迅速安定下来,也成为了他生活的重要依托。

  2002年,遭遇了炒股失利以及家庭与事业多重变故的宁勇开始了一段,用他自己的话来说, “自我流浪寻求内心解脱”的历程。西安、苏州、楚雄……宁勇背包走过许多地方、换了许多住处,最终,选择扎根在了丽江北边的新善村。“这几十年的经历,使我发现所谓的‘流浪’并不能带给我自己想要的‘安定’状态和安全感。反而读书使我获得了更大的满足——足不出户与先贤大哲、达人趣人对话、进行精神交流,这使我感到踏实。”,宁勇说。他想要建一间私人书屋。

  于是,在玉龙雪山脚下,有了一间明夷书坊。宁勇选书只凭自己的喜好,不管热不热销;这里的书,客人可读、可借、可换、可送;如果客人愿意坐下来读书,可以从早坐到晚,甚至可以睡在这里。

   宁勇在书坊所在的小院为客人打造了两间卧室,并通过小猪短租平台出租给来雪山的游客。但在民宿的运营上,宁勇的态度则比较“放松”——赚钱并不是宁勇唯一的目的,他更希望通过沉浸式的住宿遇见志同道合的伙伴——希望更多人能够在住宿的同时发现原来阅读也有这么大的乐趣。

  对于独立书店在未来的发展趋势,宁勇则显得比较悲观。在他看来,实体书店如今受到的关注,很可能只是短暂的回暖,未来之路仍然不甚明朗。移动互联网的发展,物质精神生活的进一步迭代,会使阅读变为愈加小众的一项爱好,“但这条路之难,关注的人之少,才更让我觉得坚持下去有意义”,宁勇说。

  随着时间的推移,来书店小住的人逐渐多了起来。“和很多事情都一样,民宿和书店的发展都要依靠时间来培育,时间久了,只要能生存下去,客人自然会多起来,经营上也会越来越好。能够让客人感到舒服,我觉得这样就足够了”,宁勇说到。

  在城市之光项目的发起人,小猪短租副总裁潘采夫看来,能够让人走进书店、住进包括书店、剧场、花店在内的许多新奇场景,正是后工业时代,小猪不同于酒店最大的魅力,“希望越来越多的人愿意通过新时代的手段,走进旧时代的故事——住进书店,你就和海明威成为了邻居,住进书店,你就成为了书中人。”

【来源: 】(责任编辑:梁 宁)

我要评论0人参与 已有0条评论(查看全部)

  •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注册
  • 剩余 200 字 验证码: 2462
    同步到微薄
  • 所载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本网保留不刊登无关或不雅评论的权利。
广告

推荐专题更多

精选视频更多

图片新闻更多

热点排行今日 本周 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