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广告
Insert title here

吴伟鸿:每一对父子都是冥冥注定

  口述/吴伟鸿 文字整理/叶蓁

  我创业已经15年了,一直做商业地产。7年前,父亲骤然离世,因为创业很少陪伴父亲的我,极度内疚,子欲孝而亲不待。此后,我开始思考很多问题,现行医疗体系的弊端,人如何保持健康,人到底有没有灵魂……

  思考了许久,我决定改变我的商业路径,想做跟健康有关的地产生意,我全世界考察了一圈,遇到了库珀,他被誉为美国“有氧运动之父”,美国前总统小布什的私人医生。

  在库珀身上,我感受到消失许久的父爱,而库珀,也很喜欢我,他收我为义子。库珀希望我把他关于健康的理念传递到中国,帮助到更多的人。俗话说,每一对父子都是生死之交,而我和库珀之间,却是冥冥注定。

  在父亲节这个日子里,我把这段经历口述出来,是为纪念。

  1992年我从深圳大学毕业,毕业后我去了国企。2004年我辞职了,开始做商业地产方面的生意,一切都还算顺风顺水。

  2012年我父亲去世了,父亲从被诊断出来胃溃疡到去世,整整一百天时间。这个事情对我的人生改变非常大,父亲的病并非是什么不治之症——胃溃疡导致大出血,多个偶然和若干过错合起来,夺走了父亲的生命。

  父亲是那年的十一国庆节入院的,妹妹找了熟人,去了深圳北大医院的优诊室,条件很好的病房。父亲是胃溃疡大出血,优诊室的大夫找不到出血点。我去医院的时候,大夫告诉我,父亲好了,不用输血了,明天可以给他喝点粥。

  我熬了很好的粥带给父亲,当天状况也挺好的。第二天我带着女儿去观澜高尔夫球场,途径医院,准备再送点粥给父亲,一到病房门口,医生就拿了一张父亲的病危通知书给我,让我签字,我被吓了一跳。

  父亲的胃再次大出血。消化科医生参与了病危会诊,消化科医生问了下父亲都吃了什么?得出结论父亲不应该喝粥,对消化科的医生来说,这是个常识。但优诊室的医生却不知道。

  父亲被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但医生们却拒绝给父亲动手术,因为失血过多,动手术风险巨大。我通过熟人找到院长,才给父亲安排了手术,手术进行了差不多5个小时。

  在病房门口等着的我,那个瞬间,对医疗机构特别的失望,投诉无门。不该喝粥,让他喝什么粥;在医院大出血,医生们却不给他手术。我有一定的社会人脉,有一定经济基础,尚且如此。

  手术后,父亲在ICU住了一个多月,整个人处于昏迷的状态。后来,我给父亲联系好了广州的医院,但父亲的状况并没有好转,术后并发症,一个炎症引发另外一个炎症,医院给父亲用的都是最好的药,一只一万块钱的抗生素。

  三个多月的时间,父亲的诊疗费花了一百五十万,但父亲还是走了。那时候我深切的体会是,人的身体真的有病了,医院是帮不了你的,有再多的钱也没用,钱不是万能的。

  父亲的离世对我的打击特别的大,我完全没有心理准备,父亲只是一个小病,但仅仅三个月,天人两隔;自从创业后,工作一直很忙,陪父亲的时间很少,但在那个当下,子欲孝而亲不待。

  我非常内疚,父亲去世几个月后,我依然沉浸在父亲骤然离世的悲痛中,我常常想人的灵魂存在吗?那么父亲的在哪里?有时候坐在车上,一阵风吹过我的脸颊,整个人不知不觉就流泪了。

  父亲去世对我人生来说,也是一个特别大的转折,之前我是做旅游地产的,后来我就想做点和健康相关的事情。我德国、瑞士、日本、美国都跑了一圈,看了很多健康机构。全世界考察了一圈,我对库珀的理念最为认同。

  我们公司和拉达斯的库珀有氧运动中心已经签了合作协议。库珀,被称为“世界有氧运动之父”,是美国前总统小布什的私人医生,也是美国前总统卡特、布什、克林顿的有氧代谢的指导教练。

  库珀在上世纪70年代率先提出“预防比治疗更重要”的理论。库珀认为,“1.6公里如果在18分钟内走完,就可以得到一个库珀分。一天内完成五个库珀分,一周就可以得到35个库珀分。男人可以多活九年,女人可以多活六年。”

  2018年9月15号,我飞到了美国达拉斯,库珀有氧运动中心安排我去体验他们的体检,最后是平板测试。美国最早创建和应用跑步机在实验室里测验美国空军和宇航员代表他们心血管机能金标准的最大吸氧量(后来叫“平板测验”)。

  平板测试是库珀亲自帮我做的,我做好了测试的准备,库珀就出现了,这是我第一次见库珀,一个清瘦的,精神矍铄的老头。他跟我说的第一句话是,“你原来这么年轻”。平板测试我坚持了18分钟。

  体检开始,需要躺在床上,脱掉鞋子。库珀示意我不要动,他走了过来,蹲下来帮我脱掉了鞋子和袜子。那一瞬间我被触动,没法用语言来表达,一个86岁的老人家如此谦和。

  库珀拿锤子轻轻的敲敲我的关节,捏捏皮肤……整个检查的过程中,肌体的接触,我觉得很温暖,恍惚回到了儿童期和青少年时期,我想到了父亲。如果父亲还在世的话,比库珀还小5岁。体检结束了,我被拉回了现实。

  体检完库珀就离开了体检室。再次见到库珀我的体检报告已经出来了,本来一次体检他收费十万,他给我打了个折,只收了四万。他把我的体检报告汇集在一起,给我讲了一个小时,有很多医学术语,我觉得我的英语从来没那么差过。

  库珀在讲解我的体检报告,他觉得我的334项体检指标都很健康,只是缺点维生素D和维生素E。途中,库珀忽然站起来说了一句,“你的英文名和我爸爸的名字一样,要不我收你做义子吧”。

  我懵了下,不知道怎么回答,后来他又讲了一遍,我怕他开玩笑,就笑了笑。晚上的时候,库珀开车接我去和他的夫人一起吃饭,那是一家特别好的牛排馆。吃饭的过程中,库珀讲了个故事。

  库珀年轻的时候,去肯尼亚,入境的时候,库珀没有办签证;他出境的时候,一个一个排队再查签证,站在人群中的库珀非常害怕,这个时候,一个穿白色衣服的女士走了过来,拿了库珀的护照,让负责的士兵给他盖了章。

  库珀顺利的过了关,然后再找哪位女士,却在人群中消失了。这个故事库珀跟我讲了三遍,我理解的是,他的意思是,他之所以活到现在,是上帝的旨意,他现在做的事情,也是上帝的旨意,上帝一直在他身边,让他帮助更多的人。

  

  摄于:肯尼斯?库珀博士书房

  我在达拉斯停留了几天,拉达斯的库珀有氧运动中心成为我常去的地方。在那里,关于库珀,关于有氧运动,我有了更多的了解。

  库珀出生于1931年,读书时期,他是一名优秀的运动健将。库珀的父亲并不支持他这一爱好。从医学院毕业以后,库珀进入美国空军服役,效力于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负责美国宇航员发射前的体能训练和测试。

  1968年,库珀根据自己在预防医学领域的研究出版了第一本书《有氧运动》(Aerobics)。书中阐述了人们可以通过有氧运动减少心脏病的风险。这本书出版后,美国的《读者文摘》做了一个整版的报道,《有氧运动》成为畅销书。

  1970年,库珀从美国空军退役。那一年,他已经40岁了,人生的方向还未确立。他想创业,让更多的普通人知道他的研究成果,家里没人支持他的决定,他自己做了决定。库珀举家搬迁到了美国德克萨州的第三大城市达拉斯。

  创业举步维艰,门可罗雀。

  当时的美国人普遍认为,运动过度会刺激心脏导致英年早逝,尤其是40岁以后更不应该进行任何激烈的体育锻炼,如果看到超过四十岁的人在马路上跑步,他们就准备给这个人抬尸体了。

  观念的推陈出新,每一次都艰苦卓绝,历时久远。这是库珀在上世纪70年代要面临的战役。

  幸运的是经过半个世纪,他赢得了这场战役。库珀的坚持获得了西方主流社会的认可。1986年,由库珀创造的新名词Aerobics正式“入驻”《牛津英国字典》。1988年,前总统小布什聘请他为私人医生。

  1988年,库珀第一次来到中国。当时邀请库珀来华的是北京大学人民医院胡大一教授。

  库珀教授的有氧运动当时已经在全世界很多国家风靡,他本人在全球各地组织过很多大规模的群众慢跑。可是在北京那次领跑,跟在库珀教授身后只有三个人。胡大一,曹杰(北大卫生学硕士研究生)和杨宏健(长城饭店健身房教练)。

  而今30年过去了,中国变成了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在库珀看来,中国当下的情况和20年前的美国非常相似。

  库珀80年代末来中国,自行车是最主要的交通工具,孩子们都是步行或骑车上学。这是一种很好的锻炼,然而,随着大量中国家庭富裕起来,孩子们运动量减少,以洋快餐为代表的垃圾食品更是遍地开花。

  库珀认为,这些都是导致中国儿童肥胖率急剧升高的罪魁祸首。而且中国的吸烟者人数众多,加上长期缺乏锻炼的人群数字惊人,高血压和心血管疾病患病率非常之高。

  库珀希望达拉斯的诊所培训中国医生或是直接在中国组建团队,以帮助中国人民找到更健康的生活方式。库珀有氧运动中心在2018年秋季落地中国房山青龙湖镇生命湖健康集团。

  这一切似乎都是冥冥中注定。

  见到库珀之前,我曾做了一个简单的PPT。PPT的核心信息是:他的这个体检太贵了,我想让中国人花30美金就可以享受到他的这个体检。我计划三年内让中国一亿人享受到他的服务。

  或许这句话打动了他。他或许一直在找一个能在中国传播其健康理念的人。拉达斯库珀有氧运动中心建立于1970年,那一年,我刚出生;我的英文名字和库珀父亲的英文名字相同;库珀或许对我的真诚和我的健康印象深刻……

  时至今日,想起来第一次和库珀见面,他说的医学术语我大部分是不懂的,谈不上一见如故的默契。我和库珀之间的父子情,追根溯源,更多的是人和人之间内心的一种感知。

  去年11月,库珀来到中国。我知道他说的认我做义子不是开玩笑,于是我们举行了一个中式的认亲仪式。

  库珀夫妇穿着大红色的中式唐装,坐在中式的椅子上,我要给他奉茶,那个认亲仪式上,我跪在他们面前,这一跪我内心非常愿意。我常常想到库珀蹲下给我脱鞋和脱袜的场景,只有童年时,我父亲和母亲这样做过。

  我的父亲几年前走了,我重新感受到父爱,这一切我非常感谢库珀。失而复得的父爱。当然,中国有句古话,子承父业。库珀希望我继承他的衣钵,把更多健康的理念传递给更多的国人。

  任重道远。

生命湖健康集团  

  生命湖健康集团以“提升人类生命品质”为使命,致力于成为世界有氧健康产业标准制定者和中国健康产业领航者。

  生命湖健康集团携手中国健康管理协会、美国库珀运动医学中心、美国西南医学中心、欧洲健康管理中心等全球尖端健康医疗机构,推出“生命湖有氧健康管理体系”,以及“生命湖有氧国际健康度假区”、“生命湖有氧国际健康中心”、“生命湖有氧运动酒店”、“生命湖库珀有氧公园”、“生命湖有氧生命手表”、“生命湖有氧食品”、“生命有氧舱”等产品系列,打造融合医养、旅游、地产、大数据、文化于一体的全生态有氧健康产业链。

  生命湖健康集团宗旨是以最简单的方式、最低的成本、给最大的人群提供最专业的健康服务,让更多的人”未病先治、远离医院、快乐活过120岁!

【来源: 】(责任编辑:梁 宁)

我要评论0人参与 已有0条评论(查看全部)

  •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注册
  • 剩余 200 字 验证码: 2462
    同步到微薄
  • 所载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本网保留不刊登无关或不雅评论的权利。
广告

推荐专题更多

精选视频更多

图片新闻更多

热点排行今日 本周 本月